神农架门户网

搜索

相约穿越神农架

2017-5-4 16:36| 发布者: i| 查看: 285| 评论: 0

摘要: 穿越神农架因神农架属原始森林,有野人出没传说等神秘色彩,我们多了几分好奇,所以几人有了相约穿越神农架的想法,心动不如行动,网上查阅了地理,天气,各驴友的行进路线及他们的心得体会,各自清点准备,宜昌集结 ...

穿越神农架

因神农架属原始森林,有野人出没传说等神秘色彩,我们多了几分好奇,所以几人有了相约穿越神农架的想法,心动不如行动,网上查阅了地理,天气,各驴友的行进路线及他们的心得体会,各自清点准备,宜昌集结出发。

深默在8月27号便出发了,经南昌与在路上会合,28号自驾到宜昌,与先一步抵达的小强及随后到达的小新会合,在宜昌休息一晚,29号早上七点,最后到达宜昌的我,终于与大家集结完毕。

原本设计的路线是穿越神农架的老君山,由老君山的东面进入,登上海拔2936米的老君山顶,由西面下山,到达木鱼镇,后来大家综合了一下手中掌握的信息,决定找一名向导,由西面走小环线上山。

虽然走的是宜昌到兴山的高速公路,但一路却是绵延起伏和陡峭的高山,在兴山下了高速,驶往木鱼镇,一路上公路都是顺着山间溪道而上,中间少有分叉进山的公路,也许是我们不识路的原因吧,十点半便到了木鱼镇,接待我们的是户外经验丰富的野人周的儿子,可野人周不在,诸多细节和事宜没搞定,上山也略显仓促,于是大家决定在山下体验一晚,第二天早上再上山,主要是想对山里的温度提前有一定的认知和感受。

中午时分,在野人周家吃午饭,一盘小干鱼,一盘炒熏肉,一盘野菜,一舯韭菜炒鸡蛋,一个鸡蛋汤。一百七十六,算算在山里价格应该还便宜吧,口感还行。饭后小周提意我们找段山路体验一下,于是我们随他找了段山坡,逆小溪流而上,这条小溪是木鱼镇不少人家的饮用水源头。临近公路,坡度虽陡,但难度不大,我们几人体力没有跟不上的。不知我们要穿越的神农架和它有多大区别?

下午,下起了小雨,但没能阻挡我们逛木鱼镇的兴致,小镇坐落在山脚下,大街上到处是饭店,土特产商店,和旅游宾馆,物价相对于外面象是贵了不少,当地人讲,这里的商品,食品和蔬菜,都是外部供及,所以自然比外面要贵,街上小摊上松果十块两个讨价还价十块钱三个买了六个,比我见过的大很多, 还有一种果实,里面象火龙果似的。

雨下了约一个小时,我们也逛完了大半个小镇,找了家小的饭店吃饭,饭后跟野人周的儿子商订了明早的具体行程事宜,包括进山向导,进山的资源管理费,进出山用车安排,保险费等等,搞定这些天已经黑了,我们驱车找到白天早已经相中的一公路边场地相对宽敞的地方,这里有齐腰深的杂草,也算平坦,能作为我们野营的休息地,这便是我们神农架的第一个夜晚了。

穿越神农架的第一天 神鹏湾—后河--狐仙洞—阿迷弥驼佛垭—杜鹃岭

8月30号早上七点不到,露水未干,我们收拾帐篷,清点进山物品,分发携带干粮和水,一切就绪,车停野人周家边上后,在野人周家一人一碗面条外加一个鸡蛋的早餐后,周开车带上我们,在霞飞山庄带上向导,一起由木鱼镇出发,从镇中心街道往西北方向行进,下了沥青公路,颠簸了很久,象是一处修路或建房的地方---石子公路的尽头停了下来,8:45分下车,这便是我们穿越神农架老君山的起点了,集合,众人合影。由此穿越开始.

上图左起是在路上,深默.向导小郑,蓝光,小强,小新。

向导是一名九二年出生的郑姓帅小伙,人很精神,我叫他小郑,大家也叫他小哥,小郑告诉我们,起点叫神鹏湾。在路上的指北针显示,海拔1600米,开始一段上了几个坡,就有条小路,一直延伸到了一条山溪,这里就没路可走了,顺溪流逆上,便是很少有人走过了,一直沿溪流或左边,或溪间,或右边逆上,坡度很陡,勉强在承受范围内,约在二千二百米时,稍作休息,压缩饼干和水,算是午饭了。

之后向导带领我们走进了一段真正从没人走过的山林,树杆上,岩石上,到处长满了青苔,林中常年潮湿,走的路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浮土很厚,每一步都都陷下去半尺有余。

事后问向导小郑,他说他一下也迷路了,只是大致方向是对的,这段路是最难行的,但好事多磨,这段错路却让我们在这一段同时见识了人们常说的神农架四大有名草药,最先见到的是文王一枝笔,象草菇,头顶是红红的,据说治鼻出血、妇女月经出血不止等;随后向导又告诉我们,头顶一颗珠,几叶中有颗象小草霉的果子,据说能治头痛病;没走出多远,向导又告诉我们发现的七叶一枝花,能治咽喉肿痛、乳腺炎,或泡药酒;刚在谈论四味药还一味没见到,眨眼间,在一片植物中发现了它,江边一碗水,听说治跌打损伤、胃病等;前面发现的两种药错过了保留,后面的两味我各采了一株以作为曾经遇见过它们的见证。

天作不美,下起了小雨,加上路更难行了,我们还不得不加快行进速度,一直爬到了山顶,向导说这就是很多驴友说的后河,也是当地人才知道的地名而已,没有任何标识,从山脊向西北方向走过一段象沼泽一样的草甸,就进入另一座山,这里沿途有驴友经过时留下的红布条,黄布条的标识,想必这里是人们口中的狐仙洞吧,但没见到过哪有洞啊。

爬上山顶走在山脊,雨渐渐停了,太阳也从云层的间隙跑了出来,雨水交织着汗水,让衣服由干到湿,再由湿到干,我们团队中没有人掉队,虽累虽苦,可毕竟是第一天,兴致仍然很浓,走过这个山头,远远能看到老君山,向导告诉我们,下山然后到达对面的另一山顶上的高压电线塔后面才是露营地,视觉距离不远,看山跑死马,离到达肯定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的。

下山的路总是相对容易些的,虽然小路并不规则,经过前面的驴友,经过我们的行走,后面驴友们的踩踏,有一天终会成为路,但现在肯定是不小心就得摔跤,跌跌撞撞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后,我们到了这座山的山下,下面是条可通汽车的公路,这座山靠公路处,立有一个界碑,上面刻有红漆描的阿弥驼佛垭。

顺公路继续北行不远,便到了一林场,这里正在修建一条约一米见宽的水泥台阶路,顺台阶而上,坡度虽不算陡,但一天的翻山越岭,气力消耗很大,所以相对很吃力。走过四五里,终于到了向导说的野营地—-杜鹃岭,由于错过了季节,自然看不到满山遍野的杜鹃花了,此时已经六点了,搭好帐篷,支锅做饭,天已经黑了,这里地势平坦,有五六幢据说是林场所建的木屋,听向导讲,有人时一间房子得租住一晚三百大洋,房间内不提供任何物品,可能仅是比帐篷稍暖和些吧。在山上第一天的野营,晚餐也没那多讲究,先一天弄了小碗姜汤下肚,以防感冒,然后放油放水搁盐做面条,香肠,鸡蛋,味道不美,但此时此地,能吃上面条也是一种享受了。气温越来越觉得冷,饭后大家都围着烤火,把湿的衣服和鞋子尽可能的烤干些,烤干不容易,柴禾有限,火熄了,就此作罢,各自回帐篷休息。宿营地海拔高度2600米,感觉气温很低,估计有十度就不错了,我初次户外,装备不充分,背包没防水性能,衣服尽湿,晚上跟向导住一帐篷,至少上半夜我是冷得没睡着过,尽管帐外月亮很圆很大很美,可海拔高气温低了,想帐外欣赏月色不太可能,我不想冻成冰棍,后半夜稍感觉好些,至到天明才觉得身上有了温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