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架门户网

搜索

相约穿越神农架之三

2017-5-9 16:43| 发布者: i| 查看: 426| 评论: 0

摘要: 从老君山顶下来,沿山脉的山脊南行,翻过一座山,上了花岩窝,翻到半山腰,在此小憩,有处险壁上有个很小的山洞,向导说那是燕窝,他上去掏过,估计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上山想看的小动物,从没见过一只,鸟也如此,期 ...

从老君山顶下来,沿山脉的山脊南行,翻过一座山,上了花岩窝,翻到半山腰,在此小憩,有处险壁上有个很小的山洞,向导说那是燕窝,他上去掏过,估计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上山想看的小动物,从没见过一只,鸟也如此,期间偶然听过几声鸟叫,很少很少,不知是环境不适合他们的生存,还是开发过度,反正飞禽走兽,真不如我们老家乡下多了,所以难免给我们徒添了不少失望。

过了这个山头,前面就是老君寨了,行走到半山腰,都没有兴致上去看看,只有我和小新兴致不减,带着单反爬上了老君寨顶,山顶不大,说山顶不如说成是山脊,山顶的东西两面,风光尽收眼底,小新留了几张背景是西面群山的侧影,东面不凑兴,云层眨眼间就上来了,下面瞬间就看不到了,这也是此行最后一次看到的老君山东面的风光了,在下面众人催促下,我们匆匆下了老君寨,赶往下山的野营地,

下山相对上山好走多了,轻松了很多,向导告诉我们,一路下山,大的爬坡很少了,天气变化很快,刚才还是大晴天,没多会就成阴天了,众人皆加快了脚步,下山三四里,经过一处山崖伸出部分的地方,向导告诉我们,那是老君洞,说没什么看头,网上说有三四十平米,其实没那大,巴掌大小,小新多走了几步,进去看了看,出来说,只是山岩伸出了一些,不能算洞,顶多能支撑两个帐篷,由于天色不早,天气变化,我们没那时间探究了,只能急匆匆下山,没走出老君洞五分钟,天空就下起了小雨,我们只得加快脚步,好在是下坡,只是要多小心脚滑,说走不如说是小跑更合适,向导说加快脚步的话,前面八里路便能到野营地,次之是水磨屋场,因为一路全是坡度较大的斜坡,没有适合搭帐篷的地方,一路紧赶,可老天却象是有意为之,雨越下越大,我们的小跑也变成了急行军,速度奇快,还得注意脚下,一边是没路的斜坡,一边是山沟,脚下一滑跌落到山沟可不是好玩的,离山沟至少有五六米落差。雨天,急行,坡陡,地湿滑,沿头树枝的遮挡,我很小心也摔了两次跤,好在重心控制得好,没大碍。众人除在路上大哥脚有点扭伤外,都相安无事,当时不知,第二天才发现,大雨中奔走了约一小时,到了水磨屋场,大家赶紧邱下背包,搭起了帐篷,速度很快,环境逼人,等大家进了帐篷,两分钟不到,雨停了,只是树叶树枝上落下的水滴声了,老天弄人。天色不算太晚,五点左右,帐篷外,有前面驴友们用剩的木柴,可惜让雨早浇透了,根本没法生火取暖了,更不用说做饭了,只能各自在帐篷内吃压缩饼干了,山涧的水也让从山坡顺流而下的夹杂着泥土的雨水混浊一团,没法饮用,只能再将就一晚了。我的装备非户外用包,里面除少数用塑料袋防护过的物品外,基本尽湿,睡袋好在才打湿三分之一,比昨天好过多了,海拔约二千二百米。今天才明白,可能山里人的里程多是自己设的公里数,比事实大出一倍还不止。不然八里路急走顶多二十分钟。

穿越神农架的第三天 蚂蟥沟—玉家垭---黑水河---木鱼

在已来神农架的三天内,天天必有一场雨,今天天气晴朗,可野营地却是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前面有山和树林遮了阳光,早早起床,看有无机会生火,向导小郑昨天途中留心捡的几张桦树皮,很薄,捡几根小树枝,这样生燃的概率更大些,居然烧燃了,有了火堆,就有了温暖,有了欢笑,大家一起忙乎开了,生火加柴,用小郑的炉具做面条,一群大老爷们,把香肠,方便面,鸡蛋,挂面,野菜,一股脑全放了进去,凭心而论,做顿饭我肯定是行家里手,可众口难调,还是退避为上,大家图的是自在,气氛,不能影响大家的心情,过程中的快乐最重要,吃完面条,烤火的烤火,各自围着火堆烘烤昨天淋湿的衣服和鞋子,添柴的添柴,好不热闹。至到一堆火没再燃烧的可能,我们才各自清理背包物品,继续下山。

顺溪流走了一段,向导告诉我们进入了蚂蟥沟,溪边小路上杂草丛生,网上,及好多走过的人,都把蚂蟥沟说得很玄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进,其实也就我袜子上有一条很小的蚂蟥而已,发现痒,马上感觉到了,其它人都无幸有蚂蟥光顾。向导说这便是人们说的蚂蟥。

说是下山,不过就是下坡路多,并不表示没有上坡可行,一样得翻上山,再下山,翻过一个山头,再沿山间溪沟顺势而下,发现这里怎么听不到水流声,很诧异,问向导原因,小郑说,这条溪流可能流经了地下暗道,所以这里却看不到了,只水大,暗道满了才会在明道上看得到,太阳从树林的间隙里折射进来,心情比昨天的落汤鸡好多了,让大家有些不高兴的是在路上大哥,在昨天的急行中,脚扭了一下,虽不严重,但走路多少有些不适,不幸中的万幸,军人出身的在路上,好久也没让人发现,不知是他强撑还是扭伤的影响没扩大化。

两座山过后,一处山脊上见到了一处世遗的地界碑,在这里小歇会,这里叫什么地名,不知道,地界碑上写的仅是世界自然遗产神农架地界碑。一路上从藤上熟落的不少五味子掉落在地上,把小新忙坏了,不知是他要拿去泡酒,还是要带回去送临家小妹。这一带见到的利川冷杉很多,我们叫水杉,长得很挺直,适合水分充足和潮湿地带生长,原来想再见到的松树却少了,看来再想捡到松果的机率很少了,进山时以为后面很多,没必要背着石头上山,现在怕是再想见到得落空了,有肯定也有,但不顺路就没必要了。现在的路就明显了,至少是有人工修补过的小道了,虽然也很窄,但感觉很不错了,再坚持走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山下通车的碎石子公路了,小郑联系的车早早在那等候,有几间白色的民房,小郑说这就是保护站,时间中午12点。看来今天是最轻松的一天了,我们没有逗留,直接上车走人,返回木鱼镇,简易公路走完便到了天生桥景区,这里热闹起来了。有商店,停车场,我们过了景区门口,就是油渣路了,然后一直到路牌上标识着小当阳,才上兴山到木鱼镇的公路,至到木鱼镇,算起来两天半时间,完成了向导说的小环线老君山穿越。

抵木鱼镇后,大家冼了个脸和脚,马上换车直接高速公路返回宜昌。

三点便到了宜昌,市区绕路费了不少时间,至到五点才再度住进了28号住过的宾馆,附近随意找了家饭店,自然是大鱼大肉腐败一把,走的是穿越,付出的苦累,放飞的是心情,最大的收获了友情,虽然不是纯野穿越,但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相约有机会再故地重游。

此行,拗不过在路上大哥,所以食品和水皆由在路上大哥提供,包括交通工具在内。在此,此行全体穿越驴友,衷心的感谢在路上大哥的奉献,以及途中对众驴友的照顾。也感谢深默奉献的大半背包的各式巧克力及各式口香糖,还有棒棒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